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前教育 | 少儿美术 | 益智游戏 | 经典名教阅读 | 《意林》励志图书 |


吉林摄影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精选美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小时光把姜熬成糖
信息来源:吉林摄影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12日

1

    唐小媛在“一帮一”名单上看到自个儿对应的是“姜易”这两个字的时候,想
死的心都有了。
    可班主任说了,所有名单组合都是取长补短,你每一科成绩都优异,姜易没一
科成绩突出,理论上,你没有半点推搪的借口。
    唐小媛愣了半响没敢吱声……这不是把人往火坑里推吗?
    她向来是有良知有爱心的五好青年,姜易这个人在一中可谓大名鼎鼎,风头一
时无两。除却他一身人民币装备,在性格上的暗黑属性,更让他成为有名的“恶势
力”。逃课旷课绝对是家常便饭,打架滋事也可谓样样精通,蛮横不讲理更听说申
请了专利。总结陈词:嚣张成性。
当年唐小媛其实有一点非常自豪,那就是高中三年尽管都一不小心和这位煞神
同班,她愣是没在他面前表现出一丁点存在感。
    可现在……
    唐小媛望着名单深深地忧郁了,传闻姜大少喜欢打人,而且不把人打到吐血是
不会住手的,尤其是不听他话的人。

2

    名单公布之后平安过去了三天,唐小媛从提心吊胆到舒了一口气,幸福得差点
想亲吻自己的鞋尖。
“谁是唐小媛?”
“我!”唐小媛应得太快,当她反应过来这充满压迫感的低沉嗓音是……是姜
易发出来的时候。
姜易此刻站在讲台前面,充满霸气的眼神扎扎实实打量了她一番,就慢慢朝她
走近,从裤袋里摸出张皱巴巴的十元人民币,面无表情地开口:“一瓶宝矿力。”
“啥?”
“现在。”
“什么?”
他不再废话,一眼把唐小媛瞄了个神经迟钝,他轻蹙眉说:“我耐性不是很好。”
眼看姜大少突然慢吞吞地摸出手机,捣鼓了几下,在全场静寂的情况下,打开
计时器,轻轻一按,匪夷所思地又说了句:“开始计时。”
可怜的唐小媛茫然地,六神无主地僵在原地,发……发生什么事了?
小卖部,快,小卖部!同学开始在旁边贡献意见。
反应过来的唐小媛被同学的紧张和姜大少的一句耐性不好吓得百米冲刺冲出去
再折返,回来时一向酷劲十足的姜大少唇边居然扬起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慢悠悠地
把手机塞回裤袋,轻昂头朝唐小媛说了一句:“表现还行,好好干。”
这句话宣告了唐小媛的“杯具”生活正式开始。

3

至少在两个月前,唐小媛并不知道自己有当狗腿的潜质,如今一举跃升为金华
牌黄金狗腿,侍奉姜大爷,竟是不敢有半分怠慢。
人家吃准了“一帮一”认证商标。
算了吧,认了吧,这年头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本当杉菜。
回头,姜大少把厚厚的习题册往她桌面上一摔,抱胸往背椅上一靠,干脆利落。
“五十八页,第三题,讲解。”
唐小媛认命地把习题册翻开,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她泪流满面……
她不会……
姜大少冷冷一哼:“一百三十四页,第二十二题,思路。”
唐小媛只瞄了一眼直接放弃……
姜易他欺负人!

4

姜大少今天你逃课不?这是唐小媛每天发自肺腑的嘶吼。
唐小媛咬着圆珠笔再一次望着“高考倒计时牌”失神了,恨不得一眼就把所有
的数字给望没了。
还有两百一十三天的时候,她早餐给他买了个韭菜煎饼,诅咒他放一整天的臭屁。
还剩一百六十四那天她提着他的包奉命看他打篮球,期盼他得分为“0”。
八十二天倒计时,他一时兴起考她单词听写,发音居然比她想象中的标准。
五一那天感冒,她被迫吃了粒他去校医处领回来的感冒药,可抬头他居然是一
副气色不佳、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她小心脏扑通直跳。
只剩下三天的时候,唐小媛紧张了,晚上兴奋得睡不着觉。
最后,唐小媛“唰”一下跑到讲台旁把“2”给撕了,偷看着姜易眯着眼笑得
一脸贼样,事后更以前所未有的激情走进考场,斗志昂扬,把水平发挥到了极限。
唐小媛所在的省是考后估分填报志愿,回校交表的时候,姜易神出鬼没地冒了
出来,气势逼人、居高临下地冷眼睨着她问了句:“报哪儿?”
“A大。”
唐小媛看着姜易当着她面儿把A大填在志愿表上,其余全部空白的时候,她竭
尽所能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A大?那是不可能的

5

唐小媛原本就挑中外省的一所重点,希望能长长见识。
公布录取红榜那天她一大早赶往学校,顶着莫名的心虚感往墙上瞄,直到“姜
易”两个字赫然和A大拉扯上关系的时候,她才狠狠倒抽了一口气。
“A大,嗯?”
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使得唐小媛鸡皮疙瘩骤起,她僵硬着脖子转过头
发现姜大少。他此刻下巴连同嘴角紧绷成非常不愉悦的弧度。
“我果然还是太信任你了。”姜大少一字一顿地冷冷强调。
不用怀疑,唐小媛那天绝对超常发挥出她这辈子所能到达的极限速度,就在那句
话刚要结束的前一刻,她没有任何迟疑地飞奔而去。所幸现场人员众多,侥幸逃了。
幸好!唐小媛安然升上大学,又安然踏入了她大学生涯的第二个夏天。
唐小媛晋升为大二师姐,自然也要肩负起接待新生的责任,只可惜,就在她辛
辛苦苦告别第一个接待的师妹之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听说,最开始原话是:有个师弟找唐小媛,人长得特有气势,生人勿近。
好奇者八卦唐小媛是谁,再历经一番脑补,等最后真正传到唐小媛耳朵里的时
候,那话于是变成了——
“唐小媛!有个人拿着刀找你!” 
 
6
 
唐小媛当场僵在原地,诡异的第六感在关键时候发生作用。她赶紧拍拍屁股想
溜回宿舍,心扑通扑通的,有种难以言明的紧张。
会是谁呢?会是谁呢?
就当唐小媛踏进宿舍大门口时,突然听见宿管阿姨冲着她吆喝:“唐小媛,回
来了?你有包裹!”
唐小媛这人没啥太大特点,硬要扯就是人长得特别亲近,嘴巴也甜,倒也和楼
上楼下混出了良好的邻里关系。又听见阿姨念叨:“唐小媛,你看看谁给寄的,这
么大的箱子往哪儿搁啊?”
唐小媛满脑子疑惑,一看洗衣机那么大的箱子在大厅后边安安静静地戳着,她
皱了皱眉头,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开始拆包装。
拆完后唐小媛彻底被雷劈了,箱子里有个大麻包袋,里面满满一麻袋的……
生姜……
回过神时唐小媛身后突然传来一句低沉而压抑的话语:“好久不见了。”
而当她回过身时,姜易微凝着脸,气势十足地沐浴在肆虐的阳光之下,刘海微微掩
住他凌厉的眼眉,半眯着迸射出慑人的光芒,皮笑肉不笑地补上一句——“师姐。”

7

“礼物喜欢吗?”
呸!一麻袋生姜你找谁喜欢去!唐小媛终于泪流满面。
唐小媛只是奇怪与他一年多不见,对他竟没有半点生分,那份……畏惧感依旧
清晰如昨。
姜易站在原地,轻轻松松地提着个简易的行李箱,一双厉眸带着几分她不懂的
情愫半分饥渴地将她藏入眼底。见着了,才发现尽管演练了多少日夜,仍说不出半
点怪责。
她此刻宛若受惊的兔子,萌态十足,却带着几分憨傻,意外地讨他欢喜。
一麻袋姜的睹物思人,该是够了吧。
“师姐,我来报到,你带路。”再开腔他才惊觉嗓子有几分暗哑,慢慢道。
唐小媛迈了迈已有几分酥麻的脚,硬着头皮在前边领路。
“你在什么部门?”他突而冷声问。
“啊?”
“进校就有人招揽我。烦。”
呃……唐小媛沉默了半晌,默默地回答:
“秘……秘书部。”
 
8

在面试会上看到顶着一米八往上的个头的姜易面无表情地,鹤立鸡群地立在一
群平均身高一米五九的文弱女生中,排队……
唐小媛觉得这个世界荒谬了。
等到面试结束第一次正式会议,她尚在准备资料,而姜易第一个走入大门,其
余女生全都小心地跟在他身后一律半昂着头,摆出仰视的角度时……
唐小媛觉得这个世界荒唐了。
同时让她认清一个事实,她这个秘书部新任副部长其实没半分实权。
入座后,姜易就一个人抱着胸,大爷一般坐在正中央,她们新招的七八位小姑
娘都战战兢兢地散落在一旁,但目光时不时往中间跑……
哎呀,真够英挺啊,可怎么就是有点怕人呢……
唐小媛完全是备战状态,姜易的眼神太有侵略性。她咬咬牙坐在部长身旁心神
不宁地做着笔记,故作正经地忽略姜易,暗暗决意先下手为强。
然而一散会,姜大少居然眼眉都不挑一下毫无愧疚感地把手中的本子扔给她,
半命令道:“拿着。”
当时在众人探视的视线下,唐小媛差点没找洞钻。
“陪我吃夜宵。”他始终都没什么表情,甚至看起来有点凶。
唐小媛全身僵硬,抬头竟对上众女生的同情目光……
这边厢,唐小媛捧着书在小食店坐下,叫了碗面条哀怨地吃着。
姜易坐在她对面对她发泄式的咀嚼方式视若无睹,兀自开腔:“你的课程表。”
“啊?”
“我以后好安排时间。”
“……”唐小媛一口气差点没把面条从鼻孔里喷出来。
总有种,生不逢时的哀怨。 

9

唐小媛觉得肯定有哪里不对劲,怎么眨个眼,她突然变成了部门里的劳动力……
天理难容啊,她明明也是个小官的,对吧?位高权重的,对吧?说话应该有点
分量的,对吧?可她现在堂堂秘书部副部长之一,居然被手下支使来派发校运会日
程安排通知单……
唐小媛望着蓝天长叹一口气,终于快校运会了呢,为了筹备工作,她都帮姜易
打好几天的策划书了。
啊啊……到底她是部长还是他?她怎么就轻易阵亡在他“暗露凶光”的眼神之
下呢?还有他能不能别压着嗓子叫她“师姐”?每次都听得她毛骨悚然。
唉,唐小媛理了理手里剩下的通知单,回过神看着眼前体育部那个正在忙活的
壮小伙,搜索了下记忆,很好,完全叫不出名字,没印象的那绝对是新招的师弟。
唐小媛趁机打量了下凌乱的器材室,瞄了眼他正在捣鼓的上百根乱七八糟戳在
那儿的竹竿儿,一时善心大发,迈前一步,充满道义地说了句,“要弄去哪儿?我
来帮你吧!”
“不——呃……”
壮小伙的“用”字还没出口,下一刻唐小媛已是一脚踏空,踩中某横在地上的
竹竿,脚下一滑,连人带着通知单以破军之势蛮横地冲撞进了竹竿堆里!
原本至少还立着的竹竿们,噼里啪啦跌落一地狼藉……
壮小伙惊愕地瞪大眼睛,嘴巴老半天没合上,看着突如其来的唐小媛:
“你……你是?”
唐小媛拍拍胸脯,吓是吓了一大跳,倒也没摔痛,偷瞄了眼小伙结实的肌肉,
头脑突然无比清醒,倏地从手里抽出一张安排表递给他:“这是校运会日程安排。”
然后唐小媛默默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想了想身为副部长的威严,严肃
端正地,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姜易。” 

10

传闻唐小媛也曾被人暗示过,暗示与她进一步发展,只可惜她这方面神经稍嫌
迟钝,大致是一不小心就错过了大好姻缘,所以常让同宿舍的女人发出恨铁不成钢
的感慨。
然而一个不留神,唐小媛怎么和那个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师弟出双入对了?
这日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倒也是个风和日丽,适宜开运动会的时节。
唐小媛瞅着这届的师弟妹们倒也是热情高涨,积极响应,眨个眼主席台上的广
播已是慷慨激昂地又在给谁谁加了个油。
唐小媛身为学生会干部,留在现场以备不时之需,而姜易,则浪费他那副旷世
好身骨,暴殄天物,毫无作为地戳在她旁边。
广播里突然传来一个透着调皮劲的清晰插播:“请经管系工管(2)班的姜易
同学站在原地不要动。”
如此重复三遍之后,唐小媛望着姜大少把所有好奇心都贡献出来了,唯后者不
动如山。
就在这时,她和姜易的跟前突然出现了一小捧鲜花,娇嫩欲滴的花瓣那是含羞
答答,耳边蓦地传来一众整齐划一、石破天惊的齐吼——
“姜易!我们家石均看上你了!请伸出你的手——接受好吗?”
唐小媛愣了半晌,听到下巴彻底落地的声音。她偷瞄了眼人群之中被挤在正中
间,手捧鲜花的家伙,时下正值秋风,也就穿着简单的短衫短裤,全身肌理分明,
还顶着个亮得能反光的小平头……
可就是一直半垂着脑袋,看起来大概因害羞所致,没法看清脸。
唐小媛只感觉周遭是源源不绝的起哄,围聚的人越来越多。
“姜易,我们家石均待会儿参加四百米决赛,说是要把金牌给你。”
“姜易,我们家石均可优秀了,跑步飞快,人老实,肉结实。”
“对对,姜易啊,我们家石均不但身材高大,而且个性憨厚,实在是居家旅
行——”
“必备良药!”
“哦!”
唐小媛默默地白了这群青春洋溢的男生一眼,又偷瞄了眼姜易如今“僵硬”的
脸,如今姜大少那眼神儿已是冷厉万分,风雨欲来。
唐小媛怔了怔猛地一个响指,亮了,难……难不成……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
禁忌之恋?! 

11

姜易冷眼环视一圈眼前这些血气方刚的大小伙,眉头微微一斜挑,已然迅速调
整到战斗的状态。
下一刻广播里悠悠传来清脆的声音:“请各系参加四百米决赛的同学,现在到
检录处检录。”
那个被唤作石均的壮小伙,原本一直遮遮掩掩,如今终于抬起头来,腼腆地探了一
眼唐小媛,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将那束鲜花塞进她怀里,急急说了句:“你等我。”
便头也不回地往检录处跑远了。
唐小媛手持鲜花“囧囧”有神,她刚刚怎么觉得这个男生很眼熟?
姜易冷冷低头睨她,竟是一言不发,只拍了拍她的头,便迈着稳健的步伐,尾
随石均而去。
有男生冲唐小媛咧开一口白牙:“走,姜易,看石均跑步去!他可是为你而战!”
唐小媛呵呵干笑了两下,弱弱地道:“我……其实叫唐小媛。”
接着她把笑容收得干干净净,说:“离开的那个才是姜易……”
那一瞬,周围了无声响。
当一众运动员全站上起跑线的时候,唐小媛这才在人群中找到姜易,还没来得
及走上前,起跑的枪声打响,石均几乎是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就在这时,姜易突
然从人群中蹿出,以一种诡异的强势之气,隔了七八米才开始一路往前狂追。
工作人员压根来不及叫停,便眼见姜易气势如虹,全速向前!
围观的人全数沸腾!一群女生手拉着手,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亢奋状态,听闻石
均一进校就直接被选拔为赛跑校队成员,号称耐力速度皆一流,不料两百米刚过,
已然被姜易一点一点追上!
“加油!加油!加油!”场上是震耳欲聋的加油声。
姜易跑步的姿势异常标准,英姿勃发,瞬间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三百米处
一举超越,更一鼓作气势如虎,以非常明显的领先优势冲过了终点线!
姜易转过身来,石均跨过线后,灰头土脸地喘着粗气。
姜易哼了一声道:“等你?”
“你……你是?”
他凝着脸道:“姜易。”
“……那她是?”
“我女朋友。”
姜易未做停留,径直朝唐小媛所在方向走了过去。
然而姜易却二话不说夺过唐小媛手中的花束,往地上一扔,已毫不掩饰脸上的
嫌恶,皱着眉下令道:“踩!”
唐小媛怔怔望着姜易汗湿的脸,突然感觉呼吸一紧,心跳扑通扑通毫不接受控
制,脸直泛红晕,这一刻……她好像觉得姜易特别帅。
“我耐性不是很好。”眼见她犯傻,他眉头越蹙越深。
唐小媛吸一口气,默默照做,一朵两块六啊,三朵七块八…… 

12

姜易一夜成名,竟眨眼间变得炙手可热。
瞧瞧那英姿,那背影,还有那刚毅个性的脸。
而唐小媛,也几乎是毫无压力地被贴上“姜易女朋友”的标签。
唐小媛向来对自己认知深刻,她好事却胆小,她小事大方,大事执着,她虽然
不得已承认对姜易稍有心动,却恨他态度不明,更恨闲言杂语烦不胜扰。
唐小媛思前想后,咬咬牙突然下定决心,一字记曰:躲!
整整两个礼拜,无论姜易站岗也好,电话追踪也好,收买亲近也好,唐小媛凭
借先一年入学的人缘优势,采取游击战略,愣是没让姜易见上半面。
这一下把姜易给弄得心神不宁,六神无主。
好容易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凉如水,气氛极佳的晚上,姜易堵到了晚自习之后
回宿舍的唐小媛,后者居然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想姜易向来是面无表情,受了刺激完全是一副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这丫头滑
头,追到时已经是情人湖畔,他几乎是毫不费力地把她揽了过来,恶狠狠地出言恐
吓:“唐!小!媛!”
“你……你要干什么?”
“你才要干什么?”
唐小媛眨巴眨巴眼睛,觉得……嘿,奇了!这盛怒模样中的姜大少她居然完全
没有惧怕感,但如此近的距离让她多少有些紧张,她没答话,不自在地推了推他。
他咬牙,拽她拽更紧,说道:“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套牢你!”
唐小媛彻底从头顶红到了脚趾。只听见姜易在耳边用不知为何变得非常有磁性
的声音低低唤她:“唐小媛。”
唐小媛思考了半天,突然手抵在他胸口,仰头望着他问:“你会跟我动手
吗?”
他显然被这种亲昵安抚,重重哼了一声:“我不打女人。”
“那好吧,你跟我来。”
姜易跟着她往湖边更靠近了几步,她深吸一口气:“姜易你是不是喜欢我?”
月光下,他显然满脸通红:“闭嘴。”
“我明白了。”
唐小媛嫣然一笑:“你会游泳吗?”
“当然。”
“很好。”话罢她也不知哪儿来的蛮劲,双手就往他胸口狠命一推——
“扑通!”
姜易在错愕中干脆利落地掉进了水里。
别以为她不知道,学校安全第一,情人湖水位顶多到腰,小池塘就小池塘吧,
还情人湖。 

13
 
唐小媛实在没办法,从此认命地负担起一个因落水而感冒的家伙的幸福生活。
这个寒假,唐小媛和姜易是手牵着手回的家。
记得某日的冬阳照得人暖洋洋,姜易被唐小媛欺凌够了报复性地带她去某景区
远足,一路游玩,直到姜易买矿泉水发现钱包没了,才宣告这种惬意暂停。
唐小媛跟着姜易后边如无头苍蝇般东走西窜,四处寻找。
唐小媛觉得丢钱包这种事,找不到是命,找得到是幸,人生哪有那么多幸运?
实在累了,她也没脸没皮了,死赖在姜易宽厚的背上不肯下来。
找到钱包的时候,唐小媛没看到姜易的表情,如初阳轻绽,春暖花开般笑了,
打开第一件事倒不是去数钞票,而是急急看了装相片的那栏。
唐小媛当时就凑上前去瞄了一眼,倏地觉得眼眶就湿了。
那年“一帮一”的名单上,她的名字和他的名字被工工整整地剪了下来,歪歪
扭扭地用心形圈起。
那承载了他一整年的思念。


(作者:虫小扁     选自:意林《半夏锦年》)。


上一篇:
下一篇: 原来,你名字叫袁坚强


首页
| 关于我们 | 图书广场 | 新闻中心 | 名家作者 | 数字出版 | 会员中心 |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吉林摄影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泰来街1825号 电话:0431--86012617
长春网站制作 技术支持:星广传媒 

吉公网安备 22010602000086号